作者 Franky

「教師戲劇欣賞及劇評寫作工作坊」學員
    《忿怒》演出相片(相片由足跡提供│陳世平攝影)

    及時劇評:收在格子裡的《忿怒》

    「格子」可以透析為三個不同的層次,其核心是劇中角色對自身情感的壓抑,這可以想像成他們心中的格子;其次在劇本上的映射,亦即以外牆是「一格格」的公屋作為背景;最後則是將之具現化為劇場道具及佈置,在此概念之下,角色的心理描寫、文本背景及劇場佈景三者以「格子」為線索串連在一起。

    《長衫詞》(劇照由足跡提供│鄭冬 攝 影)

    及時劇評:《長衫詞》: 南音說唱的應用與探索

    至於南音說唱的不足之處,自然是視覺元素的闕如,即使配上了即時的曲詞字幕,但光憑歌者的演唱,有時還是難以令觀眾進入曲中的語境,欣賞過傳統南音表演的人或多或少都有所同感,針對此處短板,編導者選用了肢體劇場這種偏重視覺性的表演方式作為配合,的確能起到有效的互補作用,再者如選用較常見的話劇表演,則不免將南音的話語權奪去,這應當亦在編導者的考慮之中,另外加入強調象徵性的裝置藝術,亦暗合中國傳統表演藝術的取向(粵劇也只是一桌二椅),在此可以窺見其背後的用心。

    《浮城‧寂 Woyzeck》宣傳相片(照片由劇場搏劇場提供)

    《浮城‧寂 Woyzeck》:我們都身處在一個殺人的社會

    從劇場實驗的角度而言,儘管將電影擬聲的技術帶入劇場並不是新鮮的事,但其擬音技術與象徵物互相融合運用的技巧的確達到了較高的水平,而藉演出過程中的聲效亦令觀眾對Woyzeck的痛苦有更深刻的體會,甚至獲取了另類的「享受」感覺,因此整體而言甚是不錯。

    《音感2.0》演出相片(劇照由Water Singers提供/攝影│Felix Januário Vong)

    及時劇評:《音感2.0》:超越符號的水與聲

    一如以往,《音感2.0》意欲利用完全黑暗的空間,強行關閉觀眾的視覺,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聽覺和想像的延伸上,而Water Singers的4位成員則分布4角,演繹各種純人聲的聲音效果,但稍有遺憾的是基於場地的安全要求,現場仍有逃生出口的指示燈發出微弱的燈光,讓其他觀眾甚至是表演者的身影隱若暴露在視覺之下,加上觀眾的呼吸聲、轉動椅子的吱呀聲,都一定程度干擾了個人想像的純粹性。

    《手談坐隱》 (相片由劇場搏劇場提供 / 攝影│Mmeng)

    及時劇評:《手談坐隱》:一層薄紗的界線

    《手談坐隱》所要表達的含義十分明晰,表現手法亦非常簡要和直接,與日本圍棋的樸素風格高度結合,但相應地,過於直接地向觀眾灌輸立場訊息,也令這部劇在某程度上缺少了應有的彈性和迂迴的餘地。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宣傳照,寫上文字的手沒有互相緊握,而是重疊交錯,像一個錯誤的符號。

    羚羊未掛角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的教育意圖

    這樣的演出設計,似乎削弱了書信的第二個特性,書信往來的快速交替,像是男女主角在背對背的即時對話,此情此景,與我們現在使用WhatsApp或WeChat 通信的方式便非常相似。而我們繼而需要再度思考,這種模糊時空邊界的處理手法,是有意還是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