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曉文

曉文,渴望了解她人,表達自己。現在孤獨的空間寫字和音樂。
    《山羊》演出照(劇照由曉角話劇研進社提供)

    出軌有什麼好看?——看《山羊》讀劇

    演員的內在有時難被看見,卻又是文本到演出的必不可少的一環。它是流動的,是一個經過。由未出軌到想出軌,由隱瞞到坦白;由自我感覺良好,到知道自己毀了些重要的;由後悔到無望,由無望回到生活。

    《藍色大樹》演出照(劇照由怪老樹劇團提供)

    Connect香港人的是痛苦,Connect澳門人的是甚麼? —《藍色大樹》觀後感

    近來跟覺得澳門有希望的人交談,有點羨慕他們覺得有希望。其中一個重點是如何脫離自我中心——視每一個人為獨立個體,以獨立的方式去與每一個人相處。若推延到動植物,首要是讓牠們有名字。我們走在路上看到的樹,其實都有它們的種類、生活習性、環境。梧桐樹、香蕉樹、藍色大樹⋯⋯

    《浮生記》演出照片(劇照由澳門文化中心提供 )

    一起等死好嗎——《浮生記》觀後

    整體看起來舒服,因為角色有血有肉、敢痛敢恨、敢聚敢離。對時代能有想像。角色於我,雖死猶生。想永生是想重新開始,因為歷史的輪迴沒有出軌過。若不後悔,不吸收歷史教訓,任你輪迴千世,永恆的只是空虛無定。除了等死,我們還可以做甚麼?

    《祝福》演出照片(劇照由曉角實驗室提供 )

    為慶祝——《祝福》觀後

    嫂林祥有幸福家庭時,大家相信她命運好;嫂林祥一無所有時,大家相信她命運差,剋夫。大家的信是如何養成的?現今這樣解釋澳門社會不也很方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