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屆澳門城市藝穗節-茶檔開故

人情味冰室──《茶檔開故》

至於活動策劃方面的隨意性是《茶檔開故》的雙刃劍,一方面臨時地點變動令路過市民誤打誤撞遇上了節目,成為參加者,分享了不少對居住區域的感覺;另一方面,如將其視為藝穗節節目之一,整個活動宣傳不多,似乎太過隨意,參加者大多為故事地攤常客,長遠難以令活動持續進行。

第十四屆澳門城市藝穗節-形態轉移 (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民政總署提供)

《形態轉移》:行為藝術跟劇場生下的兒子

總觀整個演出,可以用恐怖視之,不見美感,代之以殘酷的暴力打破觀看的常規,卻帶來反思的可能性,這一點上又有行為藝術的影子,至少現今仍然有不少人認為行為藝術必定有恐怖的場面出現(事實卻不然)。

超親密小戲節_大稻埕_移動過程_大稻埕的街區別有一番風味

一個觀光客的「小戲節」體驗

在台北觀看今年「超親密小戲節」前,筆者只去過台北一次。今次參與「小戲節」,除了看戲之外,算是一次另類小觀光。   迷路也是過程 「小戲節」的九個演出,分佈在台北...

《殘酷日誌》-攝影 徐欽敏

對不幸熟視無睹──評《殘酷日誌》

《殘酷日誌》是一段喃喃自語的生命敘述,其陳述戰爭摧殘生靈的不幸,繼而陳述了生命的各種遭遇。日誌是私密的個人信物,在那些一段段陳述中,「我」和「你」的人稱代詞不停出現,觀眾...

《殘酷日誌》─ 攝影 許斌

從創作引發的創作─《殘酷日誌》

如果在世上不同的時空裡人該被賦予一個稱號,才可以穩定體重立在空間之中,那二零一四年十月廿四日晚上七時半,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排隊時擠不進前排座位的我,可勉強稱為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