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師戲劇欣賞及評論寫作課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演出相片(相片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 / 攝影│Fish Ho)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觀後感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並非傳統的寫實戲,原著劇本是編劇Carol Rocamora根據俄羅斯著名劇作家安東.契訶夫與他的妻子──演員奧爾嘉.克尼珮的書信改編而成,劇本中...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演出相片(相片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 / 攝影│Fish Ho)

用一張紙一枝筆喚出最簡單的愛

是什麼把愛情緊緊連繫著?文字?書信還是情感?可能你會在《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一劇中找到你的答案。本劇講述的是俄國著名劇作家契訶夫和他的愛人克尼珮由相識、相愛、走到永別的愛情故事,亦讓觀眾思考什麼才是愛情中最重要的元素。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演出相片(相片由卓劇場藝術會提供 / 攝影│Fish Ho)

孤獨的聯繫

大多數以書信的言語來表達劇情的場景裏,音樂雖然沒有從一而終地貫穿,但適時地出現很好地烘托了氣氛。正如在克尼珮失去小格莉莎那一幕,悲愴的音樂與黯淡的燈光結合,巧妙地捕捉到演員內心的掙扎,失去孩子的痛苦和無助,在那些生動感人的細節裡,讓我們更加體會到契訶夫和克尼珮的孤獨和內心那一團對雙方有著無限思念熾熱的火焰。鏡子下的麥克風,光與影的重合,文字的獨白,將人物深層次的心理刻畫得豐富細膩,愈發昏暗的燈光,只有一盞被搖晃的火車上的燈,彷彿在黑暗中等待著,等待著他們的離別與重逢。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宣傳照,寫上文字的手沒有互相緊握,而是重疊交錯,像一個錯誤的符號。

羚羊未掛角 《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的教育意圖

這樣的演出設計,似乎削弱了書信的第二個特性,書信往來的快速交替,像是男女主角在背對背的即時對話,此情此景,與我們現在使用WhatsApp或WeChat 通信的方式便非常相似。而我們繼而需要再度思考,這種模糊時空邊界的處理手法,是有意還是無意?

《收信快樂》(相片由曉角話劇研進社)

往相反的方向走-談《收信快樂》

故事一路走下去,雙方持久的矛盾及分歧亦更大。觸發了在冬季舞會兩人的初次衝突。在處理他們的吵架,導演選擇先讓Andy離開,給了Melissa一個獨處的空間,來思考及摸索自己對於Andy的感覺。這種在少年時期甜甜苦苦的故事,彷彿就像是初戀的感覺。

《收信快樂》(相片由曉角話劇研進社)

《收信快樂》津津有味

這時燈光從後方照著兩人,背影投射黑色的布幕上,看到一男一女的影子在布幕上的動作,彷彿上演著另一套影子戲。一個在台上用語言剖白,另一個則在布幕用動作表達愛意,光與影的對比,反映著兩位主角內心的矛盾,同時亦看到導演選擇黑盒劇場的好處,能充份利用其環境和空間,使演出更立體。

《收信快樂》(相片由曉角話劇研進社)

為誰而寫? —談《收信快樂》

但到底他們倆是為了對方而寫,還是為自己而寫?有人會將兩位主角理解為一人性格的不同部分,因此整個劇情便是一人的內心獨白,但就此劇的視覺設計和演員編排來說,個人認為是在寫實地講兩個人的愛情故事。

《收信快樂》(相片由曉角話劇研進社)

演活人生階段-《收信快樂》觀後感

這部劇在舞台設計方面用了圓形的舞台,舞台上有著十二塊磚頭,刻劃著時間十二個時段,投射燈投射出時針和分針,且不斷轉動,寓意時光不斷流逝。在劇中男女主角在服裝和化妝沒有變換的情況下,導演巧妙地利用燈光投影時鐘的時針分針跳動,配合時鐘跳動聲音,讓觀眾明白男女主角的年齡有所改變,由年輕到中年到老年。

《收信快樂》(相片由曉角話劇研進社)

想像中的你:收信快樂!

圓形的舞台代表著時間,同時也是命運的齒輪,這樣兩個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卻互相通信四十年,他們不斷地奔跑,像是在追尋對方的腳步,卻以相反的方向,沿著相反的人生軌跡,他們在這個空間不斷的錯過,就好像永遠無法相交的兩條平行的軌道,彼此遙望,彼此拉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