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在澳門本地上演,或澳門表演團體在境外演出的戲劇相關評論。

《北緯22°咖啡店》演出照(劇照由曉角話劇研進社提供)

空間的想像,想像的空間──談《北緯22°咖啡店》

劇終時,你也許會發現咖啡店在劇情上只是「愛」的喻體,因為北緯22°咖啡店顧客的關係網,從始至終並無太大進展。這倒也無礙觀眾投入,從短短的兩個小時的觀演體驗中獲得歡愉和感動。只是若然咖啡店主題的精緻設計無關宏旨,劇場的舞蹈表演區又有沒有再加以改善的空間(例如擴充或簡化),以利歌舞表演?值得創作人細細思量。

《山羊》演出照(劇照由曉角話劇研進社提供)

出軌有什麼好看?——看《山羊》讀劇

演員的內在有時難被看見,卻又是文本到演出的必不可少的一環。它是流動的,是一個經過。由未出軌到想出軌,由隱瞞到坦白;由自我感覺良好,到知道自己毀了些重要的;由後悔到無望,由無望回到生活。

《藍色大樹》演出照(劇照由怪老樹劇團提供)

Connect香港人的是痛苦,Connect澳門人的是甚麼? —《藍色大樹》觀後感

近來跟覺得澳門有希望的人交談,有點羨慕他們覺得有希望。其中一個重點是如何脫離自我中心——視每一個人為獨立個體,以獨立的方式去與每一個人相處。若推延到動植物,首要是讓牠們有名字。我們走在路上看到的樹,其實都有它們的種類、生活習性、環境。梧桐樹、香蕉樹、藍色大樹⋯⋯

《海盜婆》演出照(劇照由澳門基金會提供 )

《海盜婆》的「大同精神」與社區關懷

在澳墨藝團的交流中,「滾動」從「繩索劇團」身上受益匪淺,在製偶方法、面具物料、舞台搭構、乃至小丑式的形體表演等方面都有所得著,而「繩索劇團」又從「滾動」身上學會了他們獨特的劇場美學。從演出內容、甚至劇場政治,整個製作在在體現了藝術無國界的「大同精神」。觀眾看完演出後,頸上掛著周邊汗巾、手上拿著特色場刊,遊走於社區,體會民間情懷。苦苦追求的文化交流、特色旅遊,不就是這樣一回事而已嗎?

《浮生記》演出照片(劇照由澳門文化中心提供 )

不會是「含笑半步釘」吧?—《浮生記》觀後感

明明講的是死,但都死得十分可笑。一開始我十分不適應,因為我預期這是一齣在中國歷史上輪迴的悲劇,整個演出跟我的預期存在差距,但看到第二、三場,我也隨著其他觀眾笑了,好了我當它喜劇,心情就好多了,人生也不過一場消費,正如編劇將這些悲劇角色,慘痛的歷史,放在如此輕薄的情節裡一樣。

《海盜婆》演出照(劇照由滾動傀儡另類劇場提供 )

《海盜婆》:從路環「生長」出來的劇作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海盜婆》之所以如此「路環」,與滾偶的工作室長設路環有密切的關係,長時間的採風踏景、深耕社區,令滾偶能夠以真正的路環本土視角出發,去延伸創作出這部劇作,因此《海盜婆》可以說是在路環「生長」出來的,而不是在短時間內俯瞰某個社群或議題「製作」出來的,這正是滾偶及《海盜婆》與其他劇團、其他劇作本質上的分別。

《誰倒了這片土地》演出照片(劇照由劇場搏劇場 BOK Festival供 )

我們都是逃跑的豬 ——《誰倒了這片土地》觀後感

在車上的部分與其說是演出,更像是一場實驗,聆聽的實驗。我們不想聆聽別人,有時聆聽別人,也只是為了自己被聆聽罷了,而從沒有真正的有效溝通。原本覺得時間過於冗長,但後來又想,這段時間是否必須?是否需要足夠漫長的時間,才會讓我們感到麻木?就如每日的我們,對身邊的聲音習以為常,繼而感到煩厭,無助,逃離,不願再聆聽。

《浮生記》演出照片(劇照由澳門文化中心提供 )

一起等死好嗎——《浮生記》觀後

整體看起來舒服,因為角色有血有肉、敢痛敢恨、敢聚敢離。對時代能有想像。角色於我,雖死猶生。想永生是想重新開始,因為歷史的輪迴沒有出軌過。若不後悔,不吸收歷史教訓,任你輪迴千世,永恆的只是空虛無定。除了等死,我們還可以做甚麼?

《祝福》演出照片(劇照由曉角實驗室提供 )

為慶祝——《祝福》觀後

嫂林祥有幸福家庭時,大家相信她命運好;嫂林祥一無所有時,大家相信她命運差,剋夫。大家的信是如何養成的?現今這樣解釋澳門社會不也很方便嗎?

《公主駕到—奇幻繽紛音樂會》演出照片(劇照由澳門管樂協會提供 )

多樣化的推廣音樂會——我看《公主駕到—奇幻繽紛音樂會》

觀眾從開場前到中場休息,都會在場外的大宣傳版前看見幾個穿著迪士尼公主服裝的演員,很多來看音樂會的小孩都上前跟她們合照,這套兒童劇場式的「售後服務」一直受到觀眾的歡迎,可這又是跟劇場內的故事意圖背道而馳,不只每個女孩不一定要像個公主模樣,其實公主也有千百種性格與造型,而這裡只能提供迪士尼專屬的公主模型。

《狼狽行動》演出照片(劇照由演藝學院青年劇團提供 )

一群綁架狼的羊——《狼狽行動2.0》觀後感

為了讓角色變得更為立體,演出嘗試去呈現他們背後的故事,他們的夢想並不算宏大,而只是希望讓身邊的人得到幸福,這樣有助提升角色的層次,讓觀眾明白到這幾個青年雖然策劃了一場綁架行動,但其實他們並不是什麼大奸大惡的壞人,甚至是有一種「迫上梁山」的感覺,反而讓他們的行動得到觀眾的同情。

《生命百寶箱》演出照片(劇照由夢劇社提供,攝影:Lei Pui Cheng )

讓人與人對話 ——《生命百寶箱》觀後感

筆者欣賞的是兩部短劇的議題切入得乎合時宜而不落俗套。與其灌輸一種價值觀,「對與錯」、「黑與白」,創作人嘗試留下空間讓角色對話,如媽媽與孩子、嫲嫲與孫子,縱使二人想法不一樣,還是有表達的空間,尤其是那個讓他人表達的空間,正是我們的社會所缺乏的。

《安娜與蘇珊》演出相片(劇照由足跡提供;攝影:Lei Pui Cheng)

《安娜與蘇珊》:人生如戲

如果「她們」是多重人格,那「她們」與我們的關係就超越了角色與劇本的分析及評述,而直指虛擬與現實存在的對話空間。現實中,如果我們有某程度的道德覺醒,了解對與錯的界線,我們又何嘗不是在網絡存在與物質存在並存的時代,把自己的肉身安放在私人空間,對鄰埠的白色及血色七月保持旁觀,繼續活在物質世界的小確幸中,而靈魂卻在虛擬空間中活著,當一名鍵盤戰士,在網上為那些看不見的價值,奮戰荒誕思維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