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戲劇農莊黑盒劇院

看兩套首次粵譯的劇作

雖則那些熱淚盈眶的瞬間大多都因為曾經失去或錯過才出現的,不又反證「好地地係唔得嘅」的事實嗎,人類始終是別彆扭的一群生物,不過這又是之所以有故事的原因。

新團新作的反思──評《課室》

因應整個演出在跳躍的時空(案發前後)及校園以外的場景發生,導演利用漫畫化的影片,透過非故事性的畫面,既能將校園場景以外發生的相關事件呈現,亦可保留觀眾的想像空間,於腦海裡組織整理這個懸疑的殺人事件。演出中不乏打架場面,而這些打架場面被安排在觀眾面前直白地呈現──演員有技巧地刻意推倒桌椅製造效果──在狹小的演出空間,觀眾與演員的距離很近,導演是否想過利用舞台佈景的走廊位置,透過聲音及光影,讓演員若隱若現地出現去處理現時打架場面,讓觀眾的想像力去填補空白?

為什麼我們都被困──評《順風送水》

筆者認為,這個作品真正的主角並非他人,而是每個觀眾本身,兩個角色代表每個人心中存在的「理想」和「現實」兩種不同生活態度。按照這個角度來看,這個製作處理這兩個角色的象徵意義拿捏得相當有趣,例如藉送水佬發夢「游出」升降機一幕,與之醒來回到升降機內不願離開一幕,有著鮮明對比。他們可以離開升降機回到現實世界,偏偏就不願意面對「現實」。

從《沒鎖上的憶記2.0》引起的一些想法

她專注每個細節,關注動作的意圖,藉由作品將原本抽象的概念呈現出來”,對於本地大多數接受傳統舞蹈訓練或學習街舞的舞者來說,相信上述題材加上編舞手法會較容易讓他們投入於當代舞的演繹。